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千金小衙内 > 第一章我住榕城叫悠然

第一章我住榕城叫悠然

每当人提到边陲之地的时候总是会想到一幅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景象,或者就是牛马成群大草甸,羊肉泡馍烤肉串之类的情形。但是来过榕城的人都会觉得,这里和前面的形容完全不一样,榕城虽然也是边陲要地,但即没有沙漠,也没有草原,更没有羊肉泡馍和好吃的羊肉串。

    榕城这个地方虽然不富裕,但是也不穷,除了当地人性格粗野一点以外,甚至觉得这里和其他地方没有什么区别。

    榕城是燕国和梁国交接的地方,两国已经有一百多年没打过仗了,于是两边的百姓好的跟一个国家似得,时常会看见跨国走娘家的情景出现。而边疆将使们的生活就是没事打卡上班下班,上班侃大山,下班去喝酒,放眼望去,一个个不是将军,但全都有个将军肚。

    今天恐怕是今年夏日最热的一天了,屋外蝉鸣之声不绝于耳,树叶被晒的有些蔫,垂头丧气的挂在了枝头之上,地面上洒了水,隐隐的似乎能看见水雾升腾而起。微风徐徐的从新换的碧纱中透了进来,借着墙角鎏金兽首的盆中装着冰块的凉意,让屋中少了几分闷热,多了几分夏日独有的带着水汽的清凉。

    房檐外的门口处站着一个穿着桃红色绣衫罗裙的丫鬟,鹅蛋脸,大眼睛,两颊粉红水嫩的皮肤上散落着星星点点的几颗雀斑,她正一边逗着笼子里的鹦鹉,一边留心这身周的情形。

    不远处一个小丫鬟提着一个食盒过来,见那桃红色衣衫的丫鬟便恭敬的过来开口脆生生的说道“闲云姐姐,我是来给夫人送银耳羹的,姐姐怎么不在屋里啊,这大热的天,小心中了暑气!”

    闲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小声说道“然哥儿在屋里呢!食盒放这,你到我屋里让柳儿给你抓一把果子吃吧!”

    小丫鬟好奇,然哥儿天天都来夫人屋里啊,怎么今天到不让人进了呢!

    不过小丫鬟是家生子,她一家人都是从京里跟过来的,自然懂得规矩,也不敢多问,福了福身后便把食盒递在了闲云的手里,转身离开了。

    屋里的胡床上坐着一个样貌柔美,端庄秀雅的一个女子。而在她身旁还趴着一个一身皂白色锦缎衣裳的五六岁的小男孩正在痴缠着她。

    小男孩长的极为漂亮,脸蛋圆圆的,皮肤**的晶莹剔透,一张小嘴微张,红嫩的仿佛樱桃。最漂亮的还要数他脸上的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漆黑的如同沁了水的黑玛瑙,长长的睫毛小扇子一般的抖动着,让人看到了只会惊叹谁家的娘亲这样巧,能生出这般仿佛观音坐下童子一般的孩子来。

    李氏穿一件家常的半新不旧的月蓝色苏绣白玉兰撒花纱衣,这件衣服她还挺喜欢的,结果就这么被喷了一身的酸梅汤,也不知道能不能洗的干净。丫鬟已经全被她打发出去了,又让心腹在门口守着,如今她只能自己拿着手绢擦拭那一片衣服上的污迹,然后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如何对付抱着她腰不撒手的小祖宗。

    “我说然儿啊,你先松开我好不好,天气这么热,你这抱的我出了一身的汗!今天娘这有好喝的冰镇酸梅汤,先给你盛一碗喝了解解暑怎么样?今天的酸梅汤可是放了好些的糖,特别甜噢!”李氏哄骗着说道,她决定用缓兵之计,若是能哄的他忘了这件事才好呢!

    “娘亲,我不喝。我问你,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小男孩死死的搂着李氏晃啊晃,一脸震惊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娘亲慌乱的问道。

    李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硬着头皮看着自己的“儿子”,手指下意识的拧着自己的手帕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

    “娘你到是说啊!我没有小雀儿的原因真的是因为我是是个残疾小孩吗?”小男孩问的有些艰难,他的眼泪在眼圈里,殷红的小嘴鼓了起来,晶莹剔透的脸上满满的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许悠然,原来竟然是个残疾儿童!而在此之前爹和娘从来都没有和自己说过,要不是刚才看到大虎撒尿居然是站着的,他竟然从来都不知道。

    许悠然看到那个小肉条后好奇的把大虎摁倒在地上,扒了裤子认真仔细的看过了,大虎果然比自己多了一个自己从来都没见过的肉条,而自己却根本就没有!

    “这是什么?”许悠然奇怪的对大虎问道。

    大虎觉得今天的老大很奇怪,于是与另一个许悠然的狗腿子相视一眼后回答“这是小雀儿啊!”